热门搜索: 镶嵌 | 挂件 | 手镯 | 玩件 | 手串 | 吊坠 |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珠宝百科 > 翡翠人物 > 看过500件真货才算入门

看过500件真货才算入门

编辑:翡翠物语 时间:2016-10-22 来源:翡翠物语
至少要看过500件真货,你才能算真正入门。”说这话的人叫徐俊,是南京一位普通市民,稍微不普通的是,刚过而立之年的他,玩收藏已近20个年头。在上周末第三届文交会免费鉴宝的现场,记者遇见了这位“民间收藏高手”。和其他市民问前问后一脸茫然不同,他悄悄站在边上,静观不语,待人群散去,他才悠悠掏出一枚别在腰间的翡翠锁递给专家,专家看过连连点头。   五年级就开始收藏钱币   小学五年级,在别的男孩子还沉迷于弹弓、拍洋画的时候,生性好静的徐俊已开始收藏古钱币了。他觉得古钱币上的字特别好看...
至少要看过500件真货,你才能算真正入门。”说这话的人叫徐俊,是南京一位普通市民,稍微不普通的是,刚过而立之年的他,玩收藏已近20个年头。在上周末第三届文交会免费鉴宝的现场,记者遇见了这位“民间收藏高手”。和其他市民问前问后一脸茫然不同,他悄悄站在边上,静观不语,待人群散去,他才悠悠掏出一枚别在腰间的翡翠锁递给专家,专家看过连连点头。

  五年级就开始收藏钱币

  小学五年级,在别的男孩子还沉迷于弹弓、拍洋画的时候,生性好静的徐俊已开始收藏古钱币了。他觉得古钱币上的字特别好看,于是逢年过节,回到老家盐城,他就家家户户找邻居去淘宝,还跟大人们要求“不用给我压岁钱,把家里的老铜钱给我就好”。

  有一回,在邻居家找到了几枚秦朝时的半两钱,堪称是他童年收藏生涯的“辉煌之作”。转眼到了高中,随着阅历的增长,看到的好东西越来越多,徐俊把收藏目标转向了小的玉器。“这两年书画和玉器市场大热,但我至今都对书画没兴趣。当然,也不是说我从小眼光就好,我只是一直觉得玉器小而精,别看它小小的,却能以小见大,反映出当时的工艺水平。比如像康雍乾时代的玉器,那做工都是精致得无可挑剔啊!能看出当时的确是盛世。”

  花两万八买了件赝品

  “玩古玩哪有不交学费的,”这是徐俊一直挂在嘴上的一句话。玩古玩的人如果能有点经验有点眼光,那大半也是用钱砸出来的。在徐俊买过的赝品里,有一件至今想来都让他耿耿于怀,隐隐作痛。

  2006年,徐俊在句容花28000元买了一块被称为古代贵族诸侯别在剑鞘上的玉饰,结果当晚回家后,他就意识到上当了。“当时也是冲动啊,因为像这类夏商周高古时期的东西是非常少见的,只有一定等级的墓葬才可能出土,而且基本上等级高的墓葬也就只能出土一套,不像明清时期的玉器,出土的是很多的。”冲动是魔鬼,结果徐俊就买下了,心里还盘算:如果是真的,那可要值十几万呢。

  当晚回去后,徐俊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,一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爬起来自己来了个鉴定。“当时这块玉剑饰表面有土层侵蚀过的感觉,而且侵蚀得很严重,看上去旧旧的,可后来一想,好的玉质侵蚀得应该轻一些,差的玉质才会侵蚀得厉害,可贵族诸侯怎么可能用差的玉质去做呢。”自己推翻了自己的眼光,真比被专家鉴定出来是赝品还要让人伤心。

  徐俊当时后悔不迭又胸中愤懑,还报了案,“可是有啥用呢,这种事情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!”事后他分析说,主要还是没经验,“玩玉器的一般还是明清时期的玉器看得多,而高古时期(夏商周)的就只在博物院里隔着玻璃看过,还是缺少感觉。”

  农民家里淘到西汉玉璧

  有上当的时候,自然也有得意的时候。徐俊前后收藏过100多件玉器,并且经常筛选,不喜欢的就送人,或者和朋友交流掉了。如今家里摆设的20多件样样都是精品。其中他最满意的是一块西汉的玉璧,是他当时在安徽天长一个农民家里“淘”来的。

  “这应该是夏商周时期作为祭祀用的礼器,象征着权贵。而且这玉是和田玉,非常难得。基本上看玉器主要看玉质和形质,形质就是做工、尺寸大小等,这个容易仿,但玉质是很难仿的,所以,仿品能仿出形,但是仿不出神。”说起自己的判断经验来,徐俊头头是道。

  看中了一件宝贝,咬牙拿下,结果真在自己手里把玩,却又越看越不对劲,这似乎是玩古玩的人的一个“通病”——“人是善变的”,徐俊形象地比喻道。像他的翡翠锁,就是他从朋友家花4000块买来的。“这块翡翠锁本来一直锁在他家保险柜里,我去第一次就看中了,结果一直没买成,后来终于买到手里,又觉得好像也没那么好嘛。”徐俊说,“不过现在拿去拍卖的话,起拍价至少在1.2万吧。”

  看过500件真品才有底

  那么识别是否宝贝的秘诀究竟是什么呢?徐俊总结了六字箴言——“理论结合实际”。

  “你的肚子里至少得装下500件以上的真品,心里才能有底,才能有辨别力和判断力。”至于去哪里看呢?徐俊说,他平时经常会去博物院看展览,也会去新华书店买正版的鉴宝书看,如《中国古代玉器》等。他特别强调,打基础的阶段一定要去新华书店买正版的看,“如果买的是盗版书,里面真品赝品混杂,那这眼光可就毁了。”

  徐俊感慨,现在人做东西都为挣钱,做得快,做得粗糙,“可是再摸摸古时候的东西,莹润又有质感,散发着一种静气,古人做一样东西都是全身心地投入,所有的思想、心力、智慧、感悟都倾注其上,做出来的东西自然有价值。所以古时候只有做旧,没有作假。”

在线咨询